<th id="yaqlh"><option id="yaqlh"></option></th>

  1. <code id="yaqlh"></code>

    <strike id="yaqlh"></strike>
  2. <strike id="yaqlh"></strike>

    <strike id="yaqlh"></strike>

    丁建生:死磕出個世界第一

    來源:慧正資訊 2022-03-14 14:59

    慧正資訊:“如果想都不敢想瞄準國際最領先的,那你永遠不會成功!”

    37年,丁建生只死磕一件事,并且,死磕出個世界第一。

    -致敬萬華前董事長丁建生先生

    6.jpg

    1954年,丁建生出生于山東青島,祖上世代經商,生活相當富足。外祖父一下子被打倒為“資本家”,母親劃為“地主成分”。5歲那年,丁建生跟著母親下放到農村。沒有想到,1976年粉碎四人幫以后,階級成分馬上成為歷史。兩年后,24歲的丁建生順利地考取了青島化工學院。

    197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的開端之年。這一年的12月,十一屆三中全會做出決議:中國實行對內改革、對外開放的政策。也是在這一年,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在一份關于引進合成革的項目文件上批示,“應當作為重點建設項目,大伙穿鞋問題就指望它了”,“望快點談成為好”。這個項目從日本引進了3套二手合成革設備,耗資4.6億元,占當時國家財政收入4%。

    這些耗資巨大的設備是英國六十年代賣給日本的,雖然已經是落后技術,但日本還是在轉讓合同中做出了苛刻的約束:只能轉讓生產許可證,10年之內不得在國際市場銷售產品。盡管這樣,據說英國方面得知后,依舊大發雷霆,因為項目中包含與之配套的年產1萬噸的二苯甲二異氰酸酯,也就是MDI設備。

    MDI指的是二苯基甲烷二異氰酸酯,原材料以石油衍生物為主,是生產聚氨酯關鍵原料。

    聚氨酯是一種高分子材料,英文名為polyurethane,簡稱PU,有著較好的彈性和隔熱能力,可以制作塑料、橡膠、纖維、涂料、粘合劑等材料。

    聚氨酯20世紀30年代由德國化學家O.Bayer發明,由于配方靈活、性能穩定、產品千變萬化,逐步滲透到了各行各業中。

    其中最主要的用途是生產鞋底原液,此外,聚氨酯還用于合成革、沙發、床墊,汽車、飛機坐墊,空調、冰箱、冷柜隔熱材料等,從紡織、家電、建筑、建材,到化工、輕工、線纜、醫療、汽車、交通運輸等領域無處不在。

    作為聚氨酯下游重要產品之一的氨綸,因不易變形的特性,更是運動服、休閑服、內衣、襪子等的面料成分,需求保持高速增長。

    如今,人們的日常生活早已離不開聚氨酯,除了衣帽鞋襪、各類電器,甚至手機殼、智能手表,以及牙套、口罩、防護服、避孕套中,都有聚氨酯的身影。

    上世紀80年代,由于專利權多、投資金額巨大,技術難度高,MDI長期被德國、美國、英國、日本等四國壟斷,并嚴禁向第三世界國家和公司轉讓相關技術。

    1982年大學畢業后,丁建生正好分配到了煙臺合成革總廠。丁建生用自己的勤勉和用心很快就受到重用,先后擔任技術員、工程師、組長,4年后更是提拔為MDI分廠的車間副主任,緊接著當上時任分廠總工程師。

    4億多引進的MDI生產裝置,前面3年還能每年勉強生產四、五千噸,到了第4年干脆隔三岔五鬧罷工,動不動還發生爆炸,第6年徹底成了廠里的包袱。本就是日本淘汰的落后技術,加上零部件維護不及時,所以運轉非常不穩定,“一年里有一大半時間在檢修?!奔幢闵a出來的MDI也因為質量差、成本高,根本無法與日本貨競爭,工廠一度陷入倒閉的邊緣。

    事實上,此后國家又批準了4套MDI技術引進,均因美日封鎖技術而擱淺。

    “要想不被人掐脖子,就必須研發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MDI裝置!”1993年,39歲的丁建生給總廠領導拍胸脯。

    自己開發MDI?瘋了嗎?甚至包括總廠的研究院也一致反對。MDI這項起源于上世紀30年代的德國技術,歷來被歐美國家當做寶貝,所有技術嚴格對第三世界國家封鎖。

    丁建生扎進了MDI設備的研制中。

    1995年,第一個化工專業碩士來到萬華。在那之前,萬華沒有一個研究生,丁建生的MDI實驗摸黑進行了兩年。

    人才緊缺,而人才又是技術突破的關鍵。于是他就建議采取定向培養,“每年給大學3萬塊錢培養一個。就這樣,東拼西湊,萬華終于建立起一支十人的科研小隊。

    化工專業出生的丁建生癡迷技術背后的原理,常把復雜的設備拆開來研究構造。半年時間,丁建生和他的團隊,將原有的MDI裝置拆了又裝,裝了又拆,直到對每一個部件爛熟于心。而且當時我國的機械制造水平也不差,上海、長沙等地的重工設備廠家完全可以自己造出磨具。

    難就難在工藝流程和其中的化學反應。丁建生首先想到了計算機。當時我國銀河系列巨型計算機每秒運行速度已經突破1億次。此后,他在國防科大、中科院計算機所等多家單位的支持下,成功開發出MDI工藝流程計算機模擬、核心化學反應計算機數學模型,并一舉搞出國內首套制造工藝技術軟件包。

    正是該軟件包,讓此前已經接近報廢的那1萬噸MDI裝置成功復活!

    關鍵時候,母校青島化工學院伸出了援手,與丁建生開展聯合攻關。此后2年,他一鼓作氣,相繼突破縮合反應、光氣化反應、和分離精制3大核心技術。

    1996年3月8日,氣溫只有零上七八度,MDI設備運行困難,丁建生根據自己的判斷,決定把變頻開到最大,并將參數提高150%-200%,結果1.5萬噸MDI設備試產一次成功。

    萬華化學終于掌握了完整的MDI技術,這也標志著我國成功打破了西方長達40多年的技術封鎖,成為繼德國、美國、英國、日本之后,第5個擁有MDI自主知識產權的國家。

    1998年12月20日,煙臺萬華聚氨酯公司正式成立,丁建生出任總經理。

    2001年1月5日,煙臺萬華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,成為山東省第一家先改制后上市的公司。萬華MDI產能也由1.5萬噸擴至4萬噸,又擴至8萬噸。目前,世界上最大的三套MDI裝置,萬華就擁有兩套。而這一切,丁建生只用了短短8年!

    客戶紛至沓來,銷售收入很快突破5個億,萬華化學從此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。

    掌舵后,丁建華第一件事情就是重用人才。他給博士開出的價碼是10萬元年薪、150平方米海景房,盡管當時他自己只有2萬元收入、70平方米的單元房。

    “技術創新”更是丁建生所看重的。一套連續精餾裝置技改后,創造了效益,按規定獎金高達92萬元。獎?還是不獎?丁建生當場拍板,“獎!現金從銀行取回馬上發放!”

    也就是這一年,我國加入WTO,丁建生隱約預感,“萬華的春天就要來了?!?/p>

    2000年美國IT泡沫破滅后,股市大跌,此后的911恐怖襲擊使歐美更加雪上加霜,MDI出現全球過剩。國際巨頭把目光紛紛瞄準中國,價格比正常售價每噸要便宜 700 美元,“傾銷幅度超過50%?!?/p>

    當時,萬華的量產規模尚不足5000噸,而6大國際巨頭短短半年就涌進來10萬噸。

    “必須用西方人的游戲規則打敗西方人!”

    這是一步聰明的棋。因為反傾銷申請后的相關調查,為萬華贏得了喘息的時間。

    那段時間,萬華加緊擴大產能,建成了寧波16萬噸/年MDI項目。2003年底,做好了準備的萬華主動撤訴,決意與國際巨頭正面交鋒,憑的是,“產量一上來,價格一攤薄,就有了打價格戰的底氣”。

    巴斯夫、拜耳等對手一看傾銷策略失效,也立刻改變策略,紛紛到中國國內建廠,產能同時迅速提高。

    這時,丁建生意識到,價格戰若真打起來,萬華還是很可能處于劣勢,面對全球化經營的歐美寡頭,有自主研發能力的萬華也同樣不能只蜷縮在國內防守,需要主動出擊。

    2004年底,丁建生率先提出國際戰略,具體而言就是“第一,先市場、后制造;第二,自主培育渠道,不依靠中間商;第三,主打自主品牌?!睘榱舜蜈A國際化戰爭,丁建生強迫自己不斷學習,努力研究競爭對手的市場布局、資本運作方式,在“戰火”中成長。選中的對標企業就是德國化工巨子巴斯夫。

    2007年,就在丁建生決定在歐美、中東建廠時,美國次貸危機突然降臨。2008年5月,全球第八大聚氨酯企業匈牙利的博蘇化學公司出現告急,資金鏈條斷裂,公司岌岌可危。

    “必須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打入歐洲?!?009年9月15日,等丁建生一行四人經十多小時的漫長飛行,興沖沖趕到法蘭克福機場旁的喜來登酒店,卻只等到了博蘇化學公司大股東15分鐘的見面時間。

    “他們拿著筆,一直在擺弄,對所談的內容,根本不感興趣?!?/p>

    “必須拿下!”丁建生怒從心中起。

    最大的阻力來自博蘇化學第二大股東Permira——一家英國老牌并購基金。兩年前,Permira剛以16億歐元的價格坐穩博蘇化學董事會的位置,屁股還沒焐熱,怎會拱手相讓。

    但丁建生和他的團隊不甘心就這樣回去。團隊一番研究后,當晚,丁建生撥通了中行、交行、工行等國內幾家銀行老總的電話……不惜一切成本,買進博蘇的夾層債務!

    隨后的幾天里,在國內金融機構的支持下,萬華吃進了博蘇化學2/3的夾層債(mezzanine debt),獲得了對博蘇化學重組方案的否決權。

    這下輪到博蘇坐不住了,雙方重新談判。2011年1月31日,萬華斥資12.6億歐元成功并購匈牙利博蘇化學公司簽字儀式正式舉行。一年后,股權比例由36%大幅提高到96%。

    就這樣,來自渤海灣一角的萬華化學,在競爭對手的歐洲老巢撕開了一道口子,從列席會議坐上了主桌,不僅在海外有了自己的生產基地,而且其MDI產能立刻進入全球前三。與國際巨頭為了消滅競爭對手不同,丁建生收購的目的是為了擴大市場,所以他不只是單純的資本輸出,而是通過輸出技術、管理來完成企業文化的融合。

    在收購博蘇化學后的第一次員工大會上,丁建生特意引用匈牙利著名詩人裴多菲的名句,“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”作為開頭。

    此后半個小時的演講中,他詳細列舉出了17個獲得諾貝爾獎的匈牙利人,結果引發現場五、六百名匈牙利員工和網絡在線收看演講的2000多員工的歡呼,掌聲多達20次。

    丁建生徹底贏了!煙臺萬華和匈牙利博蘇化學之間的這場收購與反收購大戰,被《國際金融評論》評為2010年度歐洲、中東、非洲地區最佳重組交易獎。

    從此,萬華化學再無對手,連續6年銷售收入增長超過50%,一躍成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MDI制造商,歐洲最大的TDI供應商。

    總部位于山東煙臺的萬華集團是中國唯一一家擁有MDI制造技術自主知識產權的企業,曾獲“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”,號稱化工界的“華為”,在異氰酸酯領域已超過巴斯夫、拜耳等國際化工巨頭成為全球最大的生產商。

    這一切離不開萬華的果敢,大刀闊斧地改革,不遺余力地投入科研,有了信念必要拿下的決心,才讓萬華有能量從困境中逆勢而上。

    2016年,丁建生由身體原因,不再擔任董事長。他在任期間,依靠改革和創新兩把斧頭,帶領著萬華人改變了世界MDI產業的格局。

    經選舉,廖增太成為萬華新一代掌門人。廖增太也是技術員出身,他知道公司曾經是如何被逼著走上創新之路,因此,也更懂得技術創新的價值。

    改革從未停止腳步。

    如今的萬華,坐擁3400億市值,連續四年凈利潤超百億,是中國唯一擁有MDI自主知識產權的企業,年產量達260萬噸,為世界最大的MDI供應商。其中,公司業務涵蓋MDI、TDI、聚醚多元醇等聚氨酯產業集群,丙烯酸及酯、環氧丙烷等石化產業集群,水性PUD、PA乳液、TPU、ADI系列等功能化學品及材料產業集群。所服務的行業主要包括:生活家居、運動休閑、汽車交通、建筑工業和電子電器等。在生產領域,國內煙臺、寧波、珠海等地生產基地穩定運營。在研發領域,煙臺、北京、佛山、上海等地的研發中心已逐漸成型,北美技術中心在休斯敦正式投入使用。另外,萬華化學在歐洲、美國、日本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均設有公司和辦事處。

    5.jpg

    2021年度業績快報顯示,2021年1-12月營業總收入為14,553,781.76萬元,比上年同期增長98.19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,464,874.81萬元,比上年同期增長145.47%。公告顯示,萬華化學總資產為19,030,958.23萬元,比本報告期初增長42.28%;基本每股收益為7.85元,上年同期為3.20元。

    萬華化學作為山東省資本市場當之無愧的 “盈利王”,業績再次讓人驚艷,凈利潤穩居山東省A股排行榜榜首,標志著開發區上市企業盈利能力站上了新的高度。

    相關文章

    相關產品 更多>>

    供貨信息

    投稿報料及媒體合作

    電話: 020-22374810

    E-mail: jiangjj@ibuychem.com

    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无码电影
    <th id="yaqlh"><option id="yaqlh"></option></th>

    1. <code id="yaqlh"></code>

      <strike id="yaqlh"></strike>
    2. <strike id="yaqlh"></strike>

      <strike id="yaqlh"></strike>